您好,欢迎访问星牌官网正品商城!如需购买请点击右侧顶部"免费注册"
商品分类

“台球皇帝”亨德利:退役但不退休,还是想重回比赛场打球

被我国球迷称作“台球皇帝”的斯蒂芬·亨德利在十七岁时曾“语出惊人”,立志要在二十一岁前成为世界冠军。

对年轻的亨德利而言,这不是梦想,而是誓言,因为他是冷酷而坚定的“斯诺克机器”。在英国广播公司(BBC)旗下的播客电视节目《ThisSportingLife》中,亨德利认真回忆了自己从成为“赢球机器”到退役的成长经历。

“台球皇帝”亨德利:退役但不退休,还是想重回比赛场打球

俱乐部比赛磨炼抗压承受能力,踏踏实实打球避免社交

亨德利在定下二十一岁取得世界冠军的誓言时表现出不符年纪的理智和信心。他表示自己自小便不畏惧新闻发布会这种的大场面,这是他青春年少时打俱乐部比赛练出来的。

这些有赌钱性质的俱乐部比赛通常氛围过度紧张,再加上赌徒都有自己一直支持的球员,破口大骂或喝倒彩基本都是很常见的。但是,这并未给亨德利造成童年阴影,反而将他的意志磨炼得更强大。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使亨德利早已不畏惧成为不被看好的一方,尤其是在对战吉米·怀特、阿历克斯·希金斯等人气球员时,可以很少受到当场观众的反应和各种各样言辞的干扰。

“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这种俱乐部比赛。”亨德利讲到:“我不太喜欢走入那种地方,我不太喜欢那种环境和氛围,那到处都是喝酒抽烟赌博的人,会在你正准备运球的情况下说‘打丢吧!’但我只要走到球桌前,任何事都无所谓了。这对我后面的职业生涯也是一种教育和磨炼。”

亨德利尽管常常出入烟雾缭绕的斯诺克俱乐部,却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斯诺克”的乖孩子,他被家人和经纪人保护得非常好,也管得很牢,生活中的一切就是踏踏实实打球。

“我转职业时,家人给了我非常多的照顾。我的经纪人伊恩·道尔帮我屏蔽掉了任何的琐事,像培养史蒂夫·戴维斯那般待我,没有事会使我分心,我还是一位纯粹的斯诺克球员。”

“斯诺克圈内那种酒文化,我一点儿兴趣也没有,我也讨厌制造博人眼球的新闻报道,全部访谈都有关比赛本身。陪着我去比赛的仅有三人:我爸爸、经纪人伊恩·道尔,和一位赛事经理人。我们的日程表便是比赛、用餐、回酒店。我并不社交。”

谈阿历克斯·希金斯和吉米·怀特

阿历克斯·希金斯、吉米·怀特、史蒂夫·戴维斯都是亨德利少年时的偶像,最开始,希金斯还常常请他一块打球,这对16岁的亨德利而言是一件美事。但是,在他展现出恐怖的实力后,“飓风”对他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变。

“在我刚转职业时,阿历克斯对我真不错,但在我赢下了首个排名赛冠军,他就将我当作了对手。”亨德利在提到他和“飓风”希金斯时无奈地讲到。

“他变得很冷漠,在新闻媒体上发布某些尖酸刻薄的言辞。”亨德利随后自我调侃了起来:“他和吉米是正常的球员,而我与史蒂夫是无趣的机器,我们俩称得上‘反斯诺克’者,因为我们不出去喝酒,他们做的事,我们不干。我们每日练五、六个钟头,踏踏实实赢球,一场都不愿输,这种性情不招人待见。”

“人民冠军”吉米·怀特的6个世界锦标赛亚军头衔中,有4个是拜亨德利所赐。

1990年,二十一岁的亨德利在世界锦标赛决赛以18比12战胜“白旋风”吉米·怀特,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斯诺克世界冠军。

从1992年到1994年,两个人接连3年在世界锦标赛决赛相遇,但亨德利从未让怀特的“复仇”计划实现。

1992年,亨德利从8比14落败连赢十局,以18比14震撼反转得冠;1993年,他以18比5的总比分再一次给与怀特极大打击;1994年,两个人战至17平,在决胜盘中,亨德利以一杆50+的单杆得分狠狠地粉碎了怀特的世界冠军梦。

在播客中,亨德利“补刀”总结了怀特在和自己对战中最靠近世界冠军的一次:“他以14比8领先我的那一次应当赢的,但是凭良心说,对于抢18的比赛,他还得赢4局,因此也许1994年我们打进决胜盘的那一次他更应当赢,最后一局本应是他的大好局面,球堆都打散了,他来一杆50+就能赢,坦白说我已经准备好要输掉了。”

“我看了眼坐在包间里的朋友,他给了我使眼色,仿佛在说‘这球他打不进’。他真没打进去,我没等那颗黑球停下就站起来了。我迫不及待了,心里又惊又喜,觉得我抓住机会了!我都没看吉米一眼,直接走到球桌前。”

“我不是怕输,我是讨厌输”

亨德利说吉米·怀特人见人爱的性情也许就是他未能得到更高成就的缘故:“即使他那般输了,你也会在比赛之后的狂欢派对上看到他,看他那模样压根不像不久前17比18败给了我。

我反正是没法做到的,我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言不发,直到他人以为我发生什么事,喊来急救车之类的……你对输总要有点儿反应吧……”

亨德利认真解释道,他不会以一种消极的态度担心输球,而仅仅是讨厌输球。他在1991年世界锦标赛卫冕失败,止步于四分之一决赛,从谢菲尔德到苏格兰家乡的路上,输球的亨德利气得一言不发。

他直言当回忆自己的职业生涯时,输球的记忆比取胜的记忆更难忘。赢球是应当的,没必要炫耀。他甚至会在颁奖典礼时硬挤出微笑,只是为了拍照好看。他不会在一场比赛大胜后去享受假期。两天过后就忘记了。

但是,他也羡慕怀特的乐天和洒脱,这是他在职业生涯后期和退役后选择“放飞自我”的原因。

世界锦标赛七冠目标达到,我要“关机”了

1999年世界锦标赛,亨德利在决赛中以18比11战胜马克·威廉姆斯,赢得了他的世界锦标赛第七冠,这也是他得到的最后一个世界冠军头衔。

在比赛之后新闻发布会上,亨德利表示他再无遗憾:“假如没法再取胜,就算再也没法赢一场球,我也不会遗憾了,因为我已做到了我在斯诺克上想要的一切。”

在此次访谈中,他又一次想起他那传奇的职业生涯,觉得自己那时候是找到了“停下的托词”:“那时候若我讲想把目标增加到十个世界冠军也合乎情理,但我还是给了自己一个托词,让自己‘关机’了。”

在那之后,亨德利仅有一次打进世界锦标赛决赛,那就是在二零零二年。他在半决赛中以17比13战胜卫冕冠军罗尼·奥沙利文,却在决赛以一局之差遗憾败给彼得·艾伯顿。

亨德利觉得,与奥沙利文的那一场半决赛是他在克鲁斯堡的最后一次好的表现,并将决赛落败的缘故归因于轻敌:“我那时候铁了心认为不管我与奥沙利文谁赢下那一场半决赛,都肯定会成为决赛的大赢家。打奥沙利文那一场的表现得太棒了,原以为我肯定会赢下艾伯顿,所以没有给他足够的尊重,结果他上来就打成了4比0。”

这是“台球皇帝”衰落的开始,他逐渐察觉自己无法打出想要的杆法了:“感觉很恐怖,怎么都不对,最开始是一阵一阵的,后面问题发生得愈发频繁,我快疯了,因此开始避免或是逃避某些杆法。到2012年世界锦标赛时,我脑中一半的念头都没法在球桌上完成。我玩不下去了。”

“每一次走到克鲁斯堡,我都想重返比赛场”

世界锦标赛7冠和排名赛36冠纪录保持者亨德利退役但不退休。现如今,亨德利会以解说的身份返回斯诺克世界锦标赛正赛的举办地——克鲁斯堡剧院。当被问到是不是有一瞬间想返回比赛场,亨德利回答得很坚定:“当然。”

“当我与主持人黑泽在比赛前做球员介绍时,我多想拿着台球杆,像参加比赛的球员们一样进场,我十分妒忌决赛球员在那般好的氛围中走下台阶。”

“那可是世界锦标赛决赛啊,感觉离我那时已过了好久好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626-886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日热线:010-67088995

节假日热线:185 1443 3287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微信客服
官方抖音
官方快手